■垃圾場藏在槐安西路龍泉大橋東邊的鐵路高架橋下。■橋下垃圾堆成山幾乎“頂”在橋體上。
  近日,王先生反映,槐安西路龍泉大橋東邊的鐵路高架橋下暗藏一個垃圾場。記者暗訪發現,橋下垃圾堆成山幾乎“頂”在橋體上。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,垃圾場居然還有專人收取傾倒垃圾費,而且明碼標價,裝載3噸多建築垃圾的車輛,一車收60元錢。
  鐵路高架橋下暗藏垃圾場
  根據王先生提供的線索,10月28日上午,記者趕到槐安西路龍泉大橋以東位置,找了十幾分鐘才發現暗藏著的垃圾場。
  這個垃圾場位於槐安西路南側、兩座鐵路高架橋的下方,整個垃圾場沿鐵路高架橋向南延伸,緊挨槐安西路的位置有藍色擋板圍擋,形成一個較大院子,因為上邊有高架橋,位置十分隱蔽。
  記者從鐵路高架橋東側走進去並爬上垃圾山,發現垃圾堆有200米長,高約3米,幾乎頂到了橋體上。多數是建築垃圾,也有少量的生活垃圾,還有許多紙箱子等雜物。
  鐵路高架橋上邊是電線,一旦垃圾堆著火後果不堪設想。王先生說,他也是偶然發現這個垃圾場的,“一颳風這些建築垃圾就揚塵,空氣質量大打折扣。”
  專人看守倒垃圾得交錢
  記者發現,院子里豎著一塊牌子,寫著“批發建材”、“常年收垃圾”等字樣。收建築垃圾到底做什麼用呢?很快,記者就得到了答案。
  這時,一輛小型翻鬥車開進垃圾場,車鬥內滿載著建築垃圾。在門口,翻鬥車停了下來。院中簡易房內走出一名男子。記者在遠處觀察,司機拿出一樣東西,男子用一個工具在司機所拿的東西上做了一個動作,隨後翻鬥車被放行。後來,記者判斷,這可能是一種結賬手續。
  翻鬥車將建築垃圾傾倒在垃圾場內後駛離。記者飛速趕上翻鬥車,向司機示意停下。車子果然停下了,駕駛室內有一男一女。
  記者問車上的垃圾從哪裡來?女士說從市內。傾倒在這兒是不是收費?對方說這一車收60元錢(能裝3噸多垃圾)。
  10月29日,記者以“客戶”的身份,打通了這個垃圾場留下的業務電話。接電話的女士介紹,垃圾場只讓小型車傾倒垃圾,60元倒一車垃圾,如果索要垃圾票每車要交70元。
  “將垃圾倒這裡,以後不會有麻煩吧?”對方則打包票說肯定沒事,並表示雖然最近城管查得嚴,但有人過來查,他們就馬上關門。對方還說,他們的這個地方空間有限,如果垃圾多的話,會聯繫大車直接將垃圾運到正定去。
  車主不願意跑遠路專找“黑垃圾場”
  “有就近的垃圾場,我肯定會舍遠求近,雖然有時候明知那個垃圾場是非法的。”開車運輸垃圾的楊明為記者算了一筆賬,他所駕駛的垃圾貨車平均油耗約為百公里50升,按照柴油每升7.2元的價格計算,每百公里需耗費375元油費。如果垃圾場距離工地40公里,來回跑一趟需要耗費300元,如果一天跑三趟,就要消耗900元油費。但是如果垃圾場距離工地15公里,來回跑一趟耗費112.5元,這樣一天可以跑5趟,消耗562.5元。“跑遠路一趟給我400元,我一天能掙300元。跑近路一趟給我250元,我一天就能掙到687.5元。”楊明說,即便垃圾場要收取“坑費”,跑近路也是划算的。所以司機們都願意跑近路,即便跑遠路的補貼高,甚至遠處的垃圾場不收取“坑費”,大家也不願意去。因為,跑遠路還存在路況複雜、安全性低、罰款太高等綜合因素。“跑遠路極有可能虧本,這誰也不乾。”
  也正是因為有了很多楊明這樣的司機,造成眾多違法私自設立的垃圾場存在。單就鐵路橋下的垃圾場,記者粗略為其算了一筆賬。記者見到的3噸垃圾車,每次入場需繳納60元的“坑費”,按照該垃圾場一天進出車次20輛計算的話,場主就能夠掙到1200元的“坑費”。但這樣的數量,也不過才60噸,記者探訪時,該垃圾場內的垃圾至少有上千噸,場主的獲利顯然不是個小數目。
  記者曾採訪過一名私設垃圾場的村民,他在尋找到一處無人管理的空地後,偷偷搭起簡易的圍擋,對垃圾車收取40元至70元不等的費用。當然,該村民也是和其他人合伙兒,因為必須得有“靠山”,得沒人去“搗亂”。如果垃圾場內的垃圾滿了,他們就立即撤走,根本不管“善後”。
  這塊地兒到底歸誰管
  記者問了兩天沒人認領
  針對鐵路橋下的垃圾場,記者連續兩天聯繫省會相關部門,希望能夠找到它的“監護人”。
  石家莊鐵路分局工務段一位工作人員表示,雖然原則上鐵路兩側100米的範圍內歸鐵路部門管轄,但此處位置比較特殊,屬於鐵路高架橋下,按照有關規定,歸當地市政部門管理。
  橋西區城管局一位接線人員表示,他們已派人過去查看,此處不歸他們管理。
  記者又聯繫上振頭街道辦事處,辦事處的工作人員表示,此處應是苑東街道辦事處的管轄範圍。而苑東街道辦事處接線人員又稱,這個位置應該屬於鹿泉管理範圍。“我們前些日子,接到過類似的反映,並派人進行盯守,垃圾場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內。”該接線人員表示,至於為何三環以內歸鹿泉市管理,她也說不清。
  到底哪個部門才是鐵路橋下垃圾場的“管家”?記者兩天的採訪中,相關的管理部門都沒能給出最終的答案,有些部門的推諉抑或含糊不清,也讓記者頗為無奈。看著垃圾場內一天天增多的垃圾,不只是記者本人著急,市民也是怨聲載道。
  據市環衛處渣土科科長王文明介紹,對於建築垃圾,石市共有兩處正規的垃圾傾倒點,分別位於藁城市的河西營村和只照村。目前,全市有920台垃圾車裝有衛星定位系統,這些有營運資質的車輛,均可以按照規定路線到傾倒點傾倒建築垃圾,同時,這兩個傾倒點也不會向司機收取任何費用。“由於傾倒點距離建築工地比較遠,有些車主因為成本原因,會偷偷將垃圾送到非法垃圾場內。”王文明表示,由於他們沒有執法權,只能本著屬地管理的原則,通知相關部門處理非法傾倒場所。
  一節廢舊一號電池爛在地里,能使一平方米的土壤永久失去利用價值,一粒紐扣電池可使600噸水受到污染,相當於一個人一生的飲水量。在數千噸的建築及生活垃圾堆中,有多少垃圾會造成水質的永久污染,又有多少垃圾會侵蝕乾凈的土地?到底該如何管理和控制私設垃圾場與運輸垃圾貨車“認錢不認地”的違法行為,切斷兩者之間的利益鏈條,讓各類垃圾可以得到妥善處理,是政府職能部門需要抓緊處理的問題,而行之有效的方法,也是所有人所迫切希望看到的。 (請王先生領取線索獎100元)  (原標題:鐵路橋下 “黑垃圾場”坐地生財)
創作者介紹

PRIMA JACK

bq06bqds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